我要檢舉脊傷中心回首頁  
 
  使用者:( 訪客 )   本日人氣:000000495 | 累積人氣:001401111
 
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more
 
★HOME > 健康天地 > 性與生育
親密關係的真相
   2010/09/21 發佈  
 

作者:菲爾 凱利柏
脊髓損傷者並不代表喪失愛、被愛、擁有親密伴侶及為人父母的權益
根據國際脊髓損傷統計中心(nscise)的統計,每年大約有11000的人成為脊髓損傷患者,而這些患者中單身的比率是51.8%。這些現象和一般正常人比較,我們發現以下幾點事實:
一、已婚脊髓損傷者在受傷後的幾年內離婚的比率多於一般正常人。
二、受傷後脊髓損傷者成為單身的比率頗高 (這其中包括離婚或從沒結過婚)。
三、 大部份的脊髓損傷者受傷後會維持約十五年的單身生活。
四、 即使單身的脊髓損傷者也未必想結婚。

在我為脊髓損傷者做個別諮詢服務及處理不同的問題經驗裏,對於一位剛受傷的患者,我所要做的最主要的工作,是教導他們如何處理每日自身清潔上的問題,如大小便的處理以及皮膚的照護。

脊髓損傷者在受傷後能很快學習到自我照護是重建生活非常重要的第一步
做為一位諮詢者,我的角色,隨後又轉為協助某些受傷後難以調適現狀的脊髓損傷者重新面對新生活。從許多的案例中,我發現負面的想法、感覺及行為深深影響到親密關係的建立。

同時面對受傷的事實
很多受傷前即擁有親密關係的患者最常問的問題是:「我們是否還能繼續維持這份關係?」事實上,一個良好關係的建立,有很多的因素,如雙方的興趣是否相投、喜好是否一致、溝通無礙、彼此互敬,幾乎一半以上離婚的理由都和上述的原因有關,正常人或脊髓損傷者都一樣。因此,要維持一個好的關係明顯的是不容易的事,提及親密關係的問題,以下幾個一般常見的案例提供,由於負面的思考而影響到關係的建立。

第一個案例:一位32 歲的男子,十個月前由於車禍導致頸椎第九節受傷,他請教我許多有關性方面的的問題。

 諮商師:  你想談性方面的問題嗎?
 脊髓損傷者:  是的,我再也不能恢復以前的活力,我該怎麼辦?對我的妻子編些謊言,也許她會好過點。

 諮商師:  你們一起討論過這個問題嗎?
 脊髓損傷者:  我不喜歡討論這件事,自從我受傷後,我們就不同房了。

 諮商師:  我想這是很多脊髓損傷者受傷後,普遍遇到的問題,打開溝通之門,相互信任,對夫妻雙方都很重要,請問你受傷後,曾和太太針對你的傷況討論過嗎?
 脊髓損傷者:  我想有的。

 諮商師:  那麼,我想,你可以藉著進一步的溝通,解決你的問題,換句話說,在性行為的過程中,也許你的身體會有某些方面的限制,你不需要去說謊來掩飾,這並不意謂著你們從此不能彼此相悅。你願意再試著和妻子討論、合作,共同去解決這個困境嗎?
 脊髓損傷者:  也許會吧!

 諮商師:  嗯!你可以決定討論或不討論?決定權在你。不過,如果你和妻子能夠一起討論聚焦在某些共同的興趣上,你可能會發現到一些不同的方法,可以促進夫妻關係的增進,並藉此來調整你們性行為中的不和諧,討論過程你們會遇到挫折或是之前沒有想過或不是預期中的困擾,所以需要花費一些時間。
 脊髓損傷者:  沒關係,我可以的。

 諮商師:  真的沒關係?
 脊髓損傷者:  反正即使我現在想和我的妻子親熱,我也辦不到。

 諮商師:  你的意思是你曾經試過但是做不到,是嗎?
 脊髓損傷者:  嗯!這個………..

 諮商師:  我知道這很難以啟齒,說不出口的心情我了解,但是這件事很重要,你讀過有關任何脊髓損傷方面訊息的資料嗎?
 脊髓損傷者:  沒有認真的讀過,不過,我倒看過商業廣告上有關這方面的藥品。

 諮商師:  我給你一些資料,你可以從這些資料中了解事實,其實這是一個普遍的問題,不要感覺難為情,這就像是不舒服去看診,你告訴醫生,那裏不舒服,醫生會跟你討論,什麼方式對你最適合,是一樣的道理。試著用些能增強你性能力的藥品,也許可以使你的滿意度提高,若不是很理想,我們還有其他選擇。
 脊髓損傷者:  我真高興聽到這麼好的訊息。

大部份的夫妻在脊髓受傷後有很嚴重的挫折和障礙期,對大多數的成人而言,受傷前的生活是舒服的、熟悉的和規律的,他們已設定一個框框,什麼才算是正常的性行為,並對於親密關係下了定義。
從許多的案例中,多數人認為受傷前和受傷後的生活,是截然大大的不同,但如果看待受傷也是生活中某些突然事件的發生,把它視為生活的一部份,那麼,我們對於受傷後的生活規劃就會持正向的觀點,只不過稍為要改變一些思維,再建立一個新的生活方式而已。
基本上,要建立一個健康的親密關係,重要的是你必須敞開心胸,不斷溝通、持續學習,在許多情境下,欣然樂意地去調整心態。

遇見可能的伴侶
很多脊髓損傷者常會有負面的思考和想法,擁有自我想法是很重要的,因為想法和感覺聯結在一起,對關係的建立影響甚大,尤其是你要去和一位重要的人會面。脊髓損傷者經常會有這種負面的思考,很在意別人的想法,擔心別人認為他不迷人或已失去了吸引力或已經沒有念頭想擁有親密關係。依自然法則,一般人受傷後,一定要經過一段過渡期才能逐漸適應實際的狀況,但對一位脊髓損傷者而言,若負面的想法維持太久,要重新建立關係難度相對提高。

第二個例子: 一位24歲胸椎第五節受傷患者,困擾難以和異性有很好的交往,因為他總是認為自己不具任何吸引力。

 脊髓損傷者:  沒有人會發現我有吸引力,沒有人對我有興趣,更不會有人願意和我做朋友。 
 諮商師:  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的。 
 脊髓損傷者:  從我生活周遭的感覺,我從來沒有看到過女性和輪椅族在一起。 

 諮商師:  所以你認為別人不願意和你交往,原因是因為你坐在輪椅上,已不迷人或不具吸引力了。是嗎?
 脊髓損傷者:  對的,難道還有其他原因嗎?

 諮商師:  對於眾多的輪椅族而言,你的說法非常直接。好,我們先暫不想到那麼多人,我們就選十個脊髓損傷者來討論,他們和你一樣受了傷,有一樣的情緒,一樣的感覺,還有很多一樣的狀況,好不好?
 脊髓損傷者:  好的。 

 諮商師 :  你是否可以告訴我,十個人當中,有多少人是結過婚的。
 脊髓損傷者:  我想沒有幾個。

 諮商師:  你可以給我一個確切的數字嗎?
 脊髓損傷者:  嗯!我想……最多兩個或三個吧?

 諮商師:  好,那就是十分之三了,十分之七是單身,你再想想這些單身者,有多少人有女朋友?
 脊髓損傷者:  至少一個吧?

 諮商師:  我可以接受你的說法,依照你所說的,目前這十個人當中,有百分之四十的比率還擁有親密關係,對吧?
 脊髓損傷者:  是的。

 諮商師:  如果這些人擁有親密關係,那麼必定是某些女人發現到這些男人的吸引力了,你同意嗎?
 脊髓損傷者:  但是又不是每個女人會有這樣的想法。

 諮商師:  你可能是對的,有些女人並沒有發覺坐輪椅的人有吸引力,也有些女人基於某些原因,並沒有發現到你的吸引力,我們之前開始討論這個問題,是不是我們假定如果男人擁有親密關係,是因為他的伴侶發現他具有吸引力,這是很合理的想法。是嗎?
 脊髓損傷者:  也許吧!

 諮商師:  好,如果這十個人的情形和你一樣一樣受傷,同樣的處置,同樣的感覺 ,你能告訴我,這些有親密關係的脊髓損傷者和你有什麼最大的不同。
 脊髓損傷者:  我想,我了解你的意思了 。

 諮商師:  你可以告訴我,你了解到什麼嗎?
 脊髓損傷者:  這些人的想法不同。

 諮商師:  對的,最近你是否曾經喜歡上某個人,但是你還不想告訴他,你認為自己是位脊髓損傷者,也許,她會覺得你一點都不迷人,而不想和你交往。
 脊髓損傷者:  我是有這種想法。

 諮商師:  如果你一直持續這種想法,認為沒有人會注意你,你已不具吸引力了,那麼,你永遠也不會想和任何女人約會。我們換個方法好嗎?假如你先把我不具吸引力的想法換成我很有吸引力,你想,我們是不是有更多的機會約會呢?
 脊髓損傷者:  可能吧!

上面的例子在會談持續的過程中,受諮商的脊髓損傷者開始對尋求伴侶產生極大的興趣,並且想出方法結交朋友,很快的,他了解到人與人之間交往,和身體的異常一點關係也沒有,最重要的是你的想法就會影響你的行動。
人們想要和某個人約會,當他開口時,答案只有兩種『是或不是?』。脊髓損傷者遇到這種情形時,也是一樣的結果,對方的回答如果是『 不 』一定是有其他很多原因才拒絕。

是否能生兒育女及成為父母的一些問題
第三個例子:這位28歲胸椎第七節受傷的女性,兩年前因車禍意外受傷,她不想提到任何有關親密關係的話題,因為她質疑自己是否還能生育或是成為媽媽。

 諮商師: 現在在妳生活中,妳最想做什麼?
 脊髓損傷者: 我還不能確定我能做什麼?

 諮商師: 好吧!我想請問妳,受傷前妳最想做的事是什麼?
 脊髓損傷者: 我想有一個小孩,(開始哭泣…. )(停頓許久…. ) 幾年前我曾懷孕過但是小孩流掉了。(停頓一下)我想,我可能沒有機會懷孕了。(淚水不斷地流下)

 諮商師:  ( 靜默許久….) 我知道失去小孩的傷痛是很難恢復的,無論如何,妳提到不能再有小孩,妳的意思是受傷後妳不能夠有小孩還是妳不應當有小孩?
 脊髓損傷者:  這有甚麼不一樣?

 諮商師:  有些女人由於身體天生異常無法懷孕,假如她們真的不能懷孕,並不代表她們無法擁有小孩,她們可以領養小孩,相對的,很多脊髓損傷的婦女也認為她們不能生小孩或不應該有小孩,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她們受傷了,妳是否也是這麼認為?
 脊髓損傷者:  是的。

 諮商師:  懷孕和生產的過程是很複雜的,有很多事需要審慎考慮,但是這並不防礙妳想生孩子的企圖。脊髓損傷的婦女還是可以自然懷孕和生產,脊髓受傷不會直接影響到懷孕生育的功能。
 脊髓損傷者:  哦!……我想,我會想要一個小孩。

上面的會談持續進行討論如何成為媽媽,受訪者全神貫注每個討論細節,她發現受傷後她認為身體有了障礙,很多事就先自行設訂好架框,認為自己再也沒有辦法去完成,這不是事實。事實上,她還是可以的,如生育兒女,她學習到也許現在不能像以前的做法,但是換個方式面對問題,事情還是可行的。

結語
綜合以上的事實,諮商師要給女性脊髓損傷者誠懇的呼籲,要相信自已是有吸引力和有魅力的,也都有機會交朋友、談戀愛、甚至結婚。妳們和正常女性沒有不同,有情有慾有性,當然也可以有孩子。
身體受傷成為脊髓損傷者後,對於親密關係相關連的生理問題,有很多的疑慮是很正常的,也不是每一個女性脊髓損傷者都需要諮詢、尋求幫助。藉由上述幾個例子,如果你也深受負向的思考而引起更多親密關係的問題產生,我想,試著調整妳的想法和生活方式,會對你有很大的幫助的。
這篇文章刊登於脊髓損傷訊息“ 親密關係是什麼 “ 網址 http://www.spinalcord.uab.edu/. 如想獲得更多有關脊髓損傷的資訊,歡迎光臨本網站。

發表於2010-02-10

 
♥ 我要收藏◆發表留言◆我要檢舉▲TOP◇回列表頁  
檔案下載:
相關連結:
 
目前沒有資料!!
 
( 請先登入會員 ) 登入會員 加入會員
 
 
 
   
脊髓損傷者社群網站 桃園縣楊梅鎮高榮里快速路五段701號 TEL:(03)490-9001 FAX:(03)490-8860 E-mail 
© 2010 財團法人桃園縣私立脊髓損傷潛能發展中心 本虛擬主機由「匯智資訊股份有限公司」贊助提供